点击关闭

文化区长-王根柱在1996年发表了《花木兰正传》

  • 时间:

【学生做俯卧撑瘫痪】

黃土地上的歌者——記農民作家王根柱在河南省虞城縣利民鄉土園村,86歲農民作家王根柱的事跡是一段佳話。他在豫東平原黃土地上忙著莊稼活兒,卻沒忘了讀書寫作,60餘年筆耕不輟,發表作品30餘萬字。

孜孜以求的文化尋根王根柱對文化自信有著獨到的見解,他更是多年孜孜以求調查當地歷史文化遺存。

起源於商丘的人工鑽木取火推動了整個文明社會,人工取火堪稱人類文明的大突破。60年來,王根柱一直追尋著火祖的足跡,勘察、研究這一課題,創作出影視劇本《人間火祖》。

沾滿泥土味兒的創作王根柱回憶,剛開始寫作那會兒家裡窮,吃飯都困難,全家人都不支持他創作。直到1953年,上海《大公報》發表了他的處女作《黑三娃參軍》,這首鼓舞抗美援朝戰士的童謠詩歌為年輕的王根柱帶來了6元稿酬。20來歲的王根柱利用農閑時間,經常到當地文化館看報紙、搜集資料,編寫了一部農業合作化的書寄往上海廣益書局,書出版後,廣益書局給了他50元稿費,這50元稿費為家裡辦了很多事,改變了家人的觀點,也給自己的創作帶來了莫大的信心。從此,王根柱走上了文學創作的道路,陸續發表多部短篇小說,其中篇目改編的電影《鋼珠飛車》《康莊大道》在全國放映。2017年10月,老人50年前的短篇小說《縣長拾糞》被《解放軍報》重新刊發,並獲第六屆“長征文學獎”,第五屆“長征人物獎”。

王根柱說,西方有個火神普羅米修斯,他盜走天火帶給人類。而中華文明可以考證的第一位祖先——燧人氏,便生於商丘,葬於商丘,如今在睢陽還有燧人氏墓遺跡留存。老人說,西方把一個神話傳說宣傳得比真人還真,中國對一個真實的火神為什麼越來越淡漠,於是他努力寫了一個電視劇本叫《人間火祖》。

(本報記者 丁艷) 【編輯:蘇亦瑜】

王根柱在1996年發表了《花木蘭正傳》,很多人說,花木蘭的作品那麼多了,為什麼還寫她,這不是吃別人嚼過的饃嗎。他不這樣認為,讀了很多年的花木蘭,有一些文學藝術作品把花木蘭說成一個武士,一個俠客,形象太高大了,還有人把花木蘭寫成是繡女出身,這是偏離真實的。寫花木蘭不能脫離《木蘭辭》,“唧唧復唧唧,木蘭當戶織”,木蘭是個織布女。織布可不是輕鬆的活,說明她非常貧窮,她要是不織布就生活不下去,她是一個底層人民,得按照底層人民去寫她。“我要還原一個織布女出身的花木蘭,一個合乎邏輯、經得起推敲的花木蘭,這也是出於一種文化的責任,無論《人間火祖》還是《花木蘭》,都是出於一份責任心。”

“我們要走進生活深處,在人民中體悟生活本質、吃透生活底蘊。只有把生活咀嚼透了,完全消化了,才能變成深刻的情節和動人的形象,創作出來的作品才能激蕩人心。”他說,“我一輩子都生活在農村,作為一個在黃土地上摸爬滾打的農民,農村題材是我寫作的源泉,我有責任把中國的農村故事講述好。”

談到自己的這篇代表作,老人一下子興奮起來,回憶說:“《縣長拾糞》的創作原型是一位姓劉的區長,是個老八路。20世紀50年代正進行土改複查,我作為工作人員跟他一起下鄉。那時候沒有化肥,種莊稼全靠土肥、糞肥。為解決肥料難題,劉區長挎起自編的糞簍子,帶頭拾起了糞,縣裡開會,他一路把糞筐挎到了縣裡,有人笑他,縣長卻點名錶揚他不忘本。”王根柱深受觸動,便有了這篇小說的構思,“我一路背著糞筐和钁頭,把糞筐倒扣在地頭,紙張鋪在上面,坐在钁頭上,一張紙上密密麻麻5000多字一口氣寫成了,寫這個故事時還把區長改成了縣長,最初的題目是《從城裡來的人》,發表在1956年的《河南文藝》上。到作家出版社結集出版時,改為《縣長拾糞》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