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导演-范明 “大器晚成”真的不能随便说:

  • 时间:

【海贝思登陆日本】

時刻警醒,學會知足、多跟自己比

在剛剛收官的電視劇《最美的安排》中,範明再次飾演了一個老好人潘大為。

提範明就不得不說《炊事班的故事》,他在劇中飾演操著一口山東口音的副班長老高。

這幾年除了拍攝影視劇,範明也開始嘗試參加一些綜藝節目,《傳承者》中,有人被陳道明的娓娓道來迷住,更有人為範明的溫暖點評流下眼淚。最近他還參加了《花樣新世界》的錄製,與倪萍等人觀察、學習當代年輕人的喜好,把自己活成了表情包。

“什麼最能打動我,其實就是‘真善美’,說這個好像特雞湯,但這就是大實話。”他說,這些年演的小人物能把那些文字雞湯,相對枯燥的語言,通過影像變成立體的故事表達出來。“現在身邊有很多人,無論是精神還是心態都出了問題,包括我身邊的一些朋友。”

正是這個時候,劇版《手機》找了過來。導演沈嚴最開始想讓範明演靠哭喪賺錢的路之信,“黑磚頭”的演員有好幾個備選,但沒最終定。看過劇本,範明更想演“黑磚頭”,“導演跟我說,‘黑磚頭’要跟全程,而且預算低。我說不談錢、不談預算。你就告訴我,陳道明、王志文,這兩位老師是不是確定出演了?他說這個肯定,我說那我必須接!”

演完《炊事班的故事》後,不再玩深沉

其實,範明當時在編導這條路上已小有成就。“編導的小品,在全軍全國多次拿獎。”他甚至覺得要在編導這條路上好好發展一番。“我還把自己搞得很知性,戴個眼鏡,一直培養自己的導演氣質。”

對於《手機》範明格外看重,“我每部戲都很認真準備,但這部戲真的是準備最充分、最認真的。”

範明說雖然50多歲了,但他仍有一顆年輕的心和創作的熱情,“我記得拍《手機》時,陳道明老師和王志文老師都說,我的熱情特像他們年輕的時候。那會兒我沒好意思說,我比王志文還大兩歲呢。”

但是在出演《炊事班的故事》的過程中“把我點燃了”,“當時尚敬啟發我說:老高也算是‘反一號’,因為他永遠想著當班長,乾什麼都‘事事的’。我後來徹底放開了。”

範明 “大器晚成”真的不能隨便說

預算少,也要演《手機》黑磚頭

採寫/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人物攝影/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

他是《炊事班的故事》里的老高、《武林外傳》邢捕頭,最大願望60歲前能自導自演部喜劇電影

他總結自己演過的這些角色,雖然大多是平民百姓,但對生活充滿熱情,都有一個健康的性格,“這一點是我認同的。”而身處名利圈,範明也一直在告誡自己,“要知足,不要攀比,吃虧是福,多跟自己比。”

2002年,導演尚敬正在籌備中國首部軍旅生活題材情景喜劇《炊事班的故事》,彼時範明還只是南京軍區前線話劇團的一名話劇演員,業餘時間也會做一些編導工作,用他的話說,自己的條件很難站在舞臺中心,而且在南京,參演影視作品的機會很少,“只是偶爾有劇組來南京,去客串個角色而已。所以不得不多條腿走路。”

而對於未來的職業規劃,範明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能自導自演一部具有新意的喜劇電影,“希望能在60歲之前完成,我怕60歲之後,沒那麼大心力了。但也怕說出來,老被人追著問,你怎麼還沒導出來啊,覺得很尷尬!”

《炊事班的故事》中,範明與毛孩合作。

從情景喜劇《炊事班的故事》中一心想“謀權篡位”的老高到《武林外傳》中張口閉口“我看好你喲”的邢捕頭,從電視劇《民工》中永不服輸的鞠廣大到劇版《手機》中愛吹牛的“黑磚頭”嚴守禮,範明塑造的經典形象多是小人物。

隨後他開始嘗試出演一些現代都市劇,刻意從喜劇演員向更多元的方向發展,《民工》《金太狼的幸福生活》《美麗的契約》《老公們的私房錢》等熱播劇,無論收視、口碑都讓範明更有信心。

劇中,很多橋段都是範明自己設計的,他參考了老家二大爺的特點,比如騎自行車的姿勢,還有說話的調調,“我二大爺他老人家已經過世了,但我從他身上借鑒了很多,比如他動不動就講曹操、講《三國》,但他其實識字並不多。”憑藉《手機》,範明榮獲了當年國劇盛典最佳男配角獎,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,一些男主角的戲開始找到範明。

後來,尚敬拍《武林外傳》找範明演邢捕頭。“一開始我也猶豫,這種題材以前沒遇到過,而且當時有其他片約,但我信任尚敬導演的才華。《武林外傳》把我的創作熱情二次點燃了,邢捕頭也成了老高後的第二個裡程碑。”

拍攝現場,範明就像個開心果,經常把大家逗得哈哈笑,他這才發現原來自己這麼適合演喜劇,“我覺得拉倒吧,導演、編導先放一放吧,也不玩深沉了,好好演戲!”

曾經很多人說範明是大器晚成,他也曾在多次採訪中接受了這一評價,但這次面對新京報記者,範明又有了新的感悟,“我有一點新的觀點,覺得‘大器晚成’真的不能隨便說。”

因為出演情景喜劇被觀眾熟識的範明,在那個沒有真人秀的年代,也曾被電視臺邀請參加過很多綜藝節目,電視劇邀約也不少,但多是配角,搞笑的居多。“我當時特苦惱,也問過一些導演朋友,大家說:之前的老高和邢捕頭太深入人心了,都不太敢找你演其他角色。我就跟我老婆說,咱就好好當個鑽石配角吧!黃金配角我都不乾,要乾就得是鑽石的。”